华人首选新加坡

  • <tr id='2LURNT'><strong id='2LURNT'></strong><small id='2LURNT'></small><button id='2LURNT'></button><li id='2LURNT'><noscript id='2LURNT'><big id='2LURNT'></big><dt id='2LURNT'></dt></noscript></li></tr><ol id='2LURNT'><option id='2LURNT'><table id='2LURNT'><blockquote id='2LURNT'><tbody id='2LURN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2LURNT'></u><kbd id='2LURNT'><kbd id='2LURNT'></kbd></kbd>

    <code id='2LURNT'><strong id='2LURNT'></strong></code>

    <fieldset id='2LURNT'></fieldset>
          <span id='2LURNT'></span>

              <ins id='2LURNT'></ins>
              <acronym id='2LURNT'><em id='2LURNT'></em><td id='2LURNT'><div id='2LURNT'></div></td></acronym><address id='2LURNT'><big id='2LURNT'><big id='2LURNT'></big><legend id='2LURNT'></legend></big></address>

              <i id='2LURNT'><div id='2LURNT'><ins id='2LURNT'></ins></div></i>
              <i id='2LURNT'></i>
            1. <dl id='2LURNT'></dl>
              1. <blockquote id='2LURNT'><q id='2LURNT'><noscript id='2LURNT'></noscript><dt id='2LURN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2LURNT'><i id='2LURNT'></i>

                 首頁 >> 哲學
                黑格爾論國家與宗教 ——《法→哲學原理》第270節附釋解讀
                2020年04月03日 00:13 來源:《學術月刊》 作者:孫向晨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Hegel on the State and Religion:An Interpretation to the Remark of §270 in Elements of Philosophy of Right

                   

                  作者簡介:孫向晨,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上海 200433

                  原發信息:《學術月刊》第20194期

                  內容提要:黑格爾對於國家與∏宗教的問題有著廣泛的論述,尤其在《法哲學》原理》第270節的○附釋中提供了非常集中和成熟的表述,值得我們細細解讀。在近代哲學論述政治與宗教的理論框架以及黑格爾國家學說中有關“主觀的¤實體性”論述的雙重視野下,來解讀黑格爾對於國家與宗教之間關系的理論,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在黑格爾的哲學中,國家與宗教有著本體論上的內在聯系,但在現實中黑格爾主張防止〖宗教幹涉政治,政教分離,在市民社會的層面管理教會,同時國家對教會與教義采取寬容立場。在此前提下,現代∑政治的認同需要發揮宗教傳統的教化作用,以涵養與培育現代國家正確的“政治情緒”。

                  The issues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state and religion has been discussed widely in Hegel's works.In the long remark to §270 of Hegel's Elements of the Philosophy of Right,he provides a very concentrated and mature expression on this issue,which deserves our careful interpretation.This paper interprets Hegel's theor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tate and religion in dual perspectives,one is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modern philosophy on politics and religion,and the other is Hegel's own theory on "subjective substantiality".In Hegel's philosophy of spirit,the state and religion have ontological links,but in real world,Hegel advocates preventing religious interference in politics,separating church from state,managing churches at the level of civil society,and taking a tolerant stance towards churches and doctrines.With this prerequisite,in order to establish the political identity,and to cultivate the correct "political disposition" of the modern state,it is necessary to let the religious or the cultural tradition play a great role in social life.

                    關鍵詞:國家/宗教/主觀的¤實體性/政治情緒/政教分離/宗教教化  state/religions/subjective substantiality/political disposition/separation between state and church/religious cultivation

                  

                  

                  黑格爾的《法哲學原№理》一方面曾被認為是在為普魯士政府代言,被認為是極保守的政治哲學著作①,另一方面,《法哲學原√理》中維護個體“主觀性自由”的論述卻比比皆是②。這背後是現代◣政治哲學關於國家與個體之間內在張力的體現,這之間的矛盾究竟該如何來解讀呢?黑格爾會給☆出怎樣的解答?今天重新閱讀黑▃格爾關於“國家”與“宗教”問題的論述,可能會對我們理解黑格爾政治哲學中這個根本性問題有↓所啟發。黑格爾從“宗教”來切入這個問題,為理解“國家”與“個體”之間的現代張力帶來了新的角度。“國家”與“宗教”問題在黑格爾著你們三個倒是來得早啊作中有著非常廣泛的論述③,是ω一個非常復雜的難題④,但是黑格爾在《法哲學原理》第270節附釋中的々論述常常會被忽略⑤。其實這段關於“國家”與“宗教”的集中討論相當成熟,給了我們解讀黑格爾關於這個問題的一個關鍵線索№。我們將在兩個視域下來討論這個問題,一個是近代以來,西方政治哲學對於“政治”與“宗教”的關系問題有著深入的討論,在這樣的語境下,黑格爾對於“國家”與“宗教”的討論究竟是☉如何來回應近代政治哲學的基本關切,又有哪些獨到貢獻;另一個則是在黑格爾國家學說的語境中來討論這※個問題,國家與個體之間的關系如何成為理解這個問題的核心。事實上,黑格爾並不是在◥《法哲學原理》的正文中來討論“國家”與“宗教”之間的關系,而是在“政治的↑主觀實體性”,也即“政治情緒”的問題下來討論的。“宗教”作為一種以情感形式來表達的“精神”活動,被置於“政治的主觀實體性”下來討論,這為我們深︼度理解“國家”與“宗教”之間的關系提供了新視角。單就其篇幅長度而言,這個附釋在《法哲學原理》中是最長的,甚至遠超出正嘴上卻是冰冷無比文關於“政治情緒”的討論。種種跡象都」顯示出黑格爾對於這個問題的極端重視。⑥黑格爾的這一論述在當今世界的政治語境中,也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因此重新釋讀這一經典文本非常必要。

                  一、近代哲學中“政治”與“宗教”的問題

                  在近代政治哲學中,“政治”與“宗教”是一個重要論∑ 題,較之黑格爾愛用的“國家”與“宗教”關系,“政治”與“宗教”的論述似乎更寬泛些,但在近代政治哲學的語境下兩者本質上◢是一回事。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主要有三重理解框架,顯示出近代政治哲學聚焦這個問題的復雜性。

                  一是要解決★歐洲中世紀以來長期存在的“政治權力”與“宗教權力”對峙的局面。在近代民族國家開始紛紛建立之時,“宗教權力”的紛擾在政治領域變得尤為尖銳,因此需要一種新的理論框架予□以重新安置,霍布斯“利維坦”的提出就有著非常鮮明的解決這個問題的意圖。

                  二是近ζ代政治理論中,其代表性的契約論國家觀存在著重大缺陷,原子式個體在契約論中缺乏一種精神上的整合與認同,國家與個人之間有①著根本性對立,盧梭“公民宗教”的提出就是關於這一矛盾的經典解答。

                  三是西方文化傳統同樣存在著“現代轉型”問題,當政治開始進入這風沙暴“現代性時♂刻”,其與傳統宗教的關系,會出現巨大張力,因此,“政治”與“宗教”的關系問題在西方語境下也就是ζ 在中國語境中“現代”與“傳統”間的關系,托克維爾非常細致地分析了傳統宗教在美國民主制度中所扮演的重那些人都叫出來吧要角色。

                  基於這幾◣層關系,“宗教”問題在近代西方政治中變得尤為重要,它把近代政治哲學中一些最基本的關切都交織在一起,這也使得整個問題變得特別Ψ復雜。黑格爾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需要放在這個問題譜系中竟然搶先出手了來加以審視,這樣黑∴格爾闡釋這個問題的豐富內涵才得以釋放,同時也能了解在這個問●題上黑格爾的匠心之處。在解讀黑↙格爾之前,先來看看西方近代政治哲學對於這些問題的推進。

                  在近代,把“宗教”作為“政治問題”考量首推馬【基雅維利。在近代早期,當國家意識日漸自覺,國家之間的紛爭亦日趨尖銳。在√這個時候,政治如何在精神層面獲得力量,成為一個突出問題。馬基雅維利最早意識到這個問題,在《論李維》中他花了相當大的篇幅來討論,他認為“政治”需要與“宗教”相結合,從而獲得精神性力量。⑦但基督教的普世性與彼岸性的特點,使其不能成為好戰的⌒ 近代“政治”的盟友。為此,他特別推崇“羅馬宗教”,認為“羅馬宗教”與羅馬政治貼合得最為緊密,從而使羅馬世界變得無比強大。他㊣ 甚至認為努馬(Numa)之於羅馬的貢獻要遠勝於建立羅馬的羅慕路斯(Romulus),因為努馬神道設教,建立了“羅馬宗教”,使羅馬精神歸於統一,使羅馬人有了共同的精神家園,這樣羅馬政治才變得更為強大。馬基雅維利的分析▼點出了現代政治的要害,現代政治不光是強力,更需要精神與價值上的認同與凝聚,黑格爾的論述顯然繼承了這一傳統,並在更細致的層面上給予╲了分析。

                  在歐洲的歷史語境下,更現實的問題是宗教與政治的對峙,馬基雅維利已〗經看到了基督教與現實政治之間的錯位。因此,解決政治與宗教的雙重權力問題是一個更迫切的重大挑戰:基督教由於其歷∞史起源、神學特質以及普世追求,與世俗政權始終存在著巨大張力,亨ω 利四世向格裏高利七世跪求寬恕的一幕,始終讓歐洲國王們的權力有著揮之不去的陰影。盧梭稱之為歐洲政治的“雙頭鷹”問題。⑧真正】從理論上著手解決這個問題的是霍布斯,霍布斯努力使在歐洲特有的、精神權力與政治權力分裂對峙的局面得到改變。《利維坦》初版的封面最◆好地闡釋了霍布斯的立場,主權者同時手握著象征權力的利劍和象征教會的牧杖。《利維坦》系統地論證了何以教會的權力要歸ぷぷ於主權者,精神權力為什麽不能獨立於政治權力。⑨從《法的原理》(1640)到《論公民》(1642)再到《利維坦》(1651),霍布斯用心最多的就是“國家”與“宗教”之間的關系問題,直到《利維坦》給※出了最全面的論述,甚至連主教的任命權以及關於《聖經》的闡釋權,統統歸於國家主權者之手。⑩霍布斯著眼的主要問題】是政治權力如何減少來自宗教權力紛擾的問題,黑格爾則更具體地分析了宗教勢力介入到政治何以對政治是一種破壞。

                  盧梭基於現代政治哲學的∩內在張力,給宗教在現代政治哲學中以一種新的位置。近代基於個體平等提出了契約論的國家觀,但這種契約論國家存在著一個個體整合問題。盧卐梭是第一個看到契約論國家有致命弱點的哲學家。在盧梭看他原本以為是沙狼或者是沙狼王來,契約論國家◤只是個體的集合體,遠非一個真正的結合體,更不是一個整體。(11)在現代國家中,“個體”與“整體”是一對尖銳矛盾,霍布斯第一個真正確立了“個體”原則,而盧梭則看到過於強調“個體”,對於“國家”這個整█體是有危害的,他要使指針重新擺回到“整體”這一端。這也就是他為什麽提出“公意”(general will)的原因所在。那麽如何◣形成真正的“整體”呢?盧梭提出過很多政治措施,其中最主要的一條就是“公民宗教”理論(12),一種基於宗教的政治認同。在盧梭△版的“公民宗教”中,一方面,盧梭根據基督教傳統,給出了關於“自然宗教”或者“福音宗教”的定義,一種普世的ㄨㄨ、人性的宗教;另一方面,盧梭學習羅馬宗教,這個“公民宗教”必須效忠自己的國家。於是,盧梭創造〖出這麽一個兩截拼裝的“公民宗教”,一方面兼顧宗教的普世特性和精神性訴求,另一方面迎合了近代民族國家的特殊性要求和□ 現實感。尤其是他強化了個體與整體之間的精神聯系,這一點也正是我們理解黑格爾理論的要津所在。但在盧梭那裏△,個體自由只在於遵從“公意”,因而出現了“被迫自由”(be forced to be free)這樣悖謬性的論述,從而被指【責為現代專制主義的濫觴,而黑格爾在此的論述則試圖破解這種悖謬性。

                  如何讓人民基於“傳統”的民情(mores)來認同“現代”政治?在這個問題上,一個非常值得重視的人物是托克維爾。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中,從民主政治的視角詳細考察了○宗教作為一種傳統民情、作為一種政治措施之於美國民主政治的¤重要作用。(13)這裏不是簡單的“國家”與“教會”的問題,宗教首先是作為一種傳統民情出現,他決定了美國人的倫理生活。在這個意@義上,托克維爾一方面突出了“國家”與“教會”之間分離的重要性,這既是要防止宗教對於政治的紛擾,也要防止宗教依附於短命的政〖治而墮落,宗教需要通過其對政治的超越性而保持生命力。另一方面,托克♀維爾像盧梭一樣,看到了“政治”與“宗教”之間的密切關系,更有甚者,托克維爾看到,宗教因與政治的某種對峙反而支撐起了民主政※治的運作,托克維爾說:“美國的法律讓人們自行決定一切,但美國的宗教卻禁止人們想入▓非非。”(14)托克維爾深刻地洞見到現代政治社會中各種力量相輔相成的原理,看到宗教在承載社會價值的同時,對於現♀代政治也有某種制衡作用。這就是傳統的“倫理生活”或者用托克維爾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民情”之於現代政治的重要性。

                  德國學者韋爾默(Albrecht Wellmer)特別推崇托克維爾對於民主的“倫理生活”的重視,民主不只是一種原則,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以及個體對這種方式的認同。基於這一點,他認為托克維爾與提出“倫理生活”概念①的黑格爾非常相像,“是托克維爾而不是馬克思接受了如何構想倫理生活的民主形式的黑格爾式的㊣問題”,並認為托克維爾的《論美國的民主》在某種意義上講是黑格爾《法哲學原理》的民主對應物。(15)可惜他沒有進一步展開論述。事實上,在黑格爾的論述中,既有解決中世紀以來西方♂權力“雙頭鷹”的問題,也有現代社會的整合問題,最根本的是現代國家不能單純用契約理論№去理解,國家本身就是某種精神性產物,它需要精神傳統的支撐,而個體對此的認同才能讓個體在國家中感受到自由。

                  只有在一個比較完整的近代思想脈絡中,我們才能理解黑格爾對“國家”與“宗教”關系的深刻理解,以⊙及為什麽在根本上“宗教”依然在現代政治秩序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黑格爾用“國家”來指稱這個“政治秩序”,而其“宗教”概念╱則相當寬泛,既有泛指一般的宗教概念,也有特指基督教新教的意涵。因此,黑格爾對於“國家”與“宗教”的論述,要遠比一般現代政治中的“國家”與“教會”的關系來得復雜。最關鍵的是,在♂黑格爾自己的國家理論中,究竟在一個什麽路徑上,“宗教”之於“國家”有著某種積極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孫向晨 工作單位:

                轉載請註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亚洲城ca88官网首页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誌社簡介|關於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