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彩金白菜

  • <tr id='oP5Mce'><strong id='oP5Mce'></strong><small id='oP5Mce'></small><button id='oP5Mce'></button><li id='oP5Mce'><noscript id='oP5Mce'><big id='oP5Mce'></big><dt id='oP5Mce'></dt></noscript></li></tr><ol id='oP5Mce'><option id='oP5Mce'><table id='oP5Mce'><blockquote id='oP5Mce'><tbody id='oP5Mc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P5Mce'></u><kbd id='oP5Mce'><kbd id='oP5Mce'></kbd></kbd>

    <code id='oP5Mce'><strong id='oP5Mce'></strong></code>

    <fieldset id='oP5Mce'></fieldset>
          <span id='oP5Mce'></span>

              <ins id='oP5Mce'></ins>
              <acronym id='oP5Mce'><em id='oP5Mce'></em><td id='oP5Mce'><div id='oP5Mce'></div></td></acronym><address id='oP5Mce'><big id='oP5Mce'><big id='oP5Mce'></big><legend id='oP5Mce'></legend></big></address>

              <i id='oP5Mce'><div id='oP5Mce'><ins id='oP5Mce'></ins></div></i>
              <i id='oP5Mce'></i>
            1. <dl id='oP5Mce'></dl>
              1. <blockquote id='oP5Mce'><q id='oP5Mce'><noscript id='oP5Mce'></noscript><dt id='oP5Mc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P5Mce'><i id='oP5Mce'></i>

                 首頁 >> 文學 >> 筆會
                請問,去稻田公園怎麽←走
                2020年04月03日 11:4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林超然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南方北方,都有稻田公園,曾去過幾處,每一次都是○相似的歡喜感受。有的只在稻田邊緣或是裏面簡單鋪修幾條↓棧道,並無太過復雜的設計。這種素面朝天的做法,卻依然能夠吸引眾多遊客。人們帶著塵世的煩憂或者疲憊來到這裏,要的〗無非就是能夠有片刻返歸母土,輕輕松松地做回一株稻子,再次成為一棵樹一朵花的近鄰。

                  身或心,也許是身和心,都與大自然別離太那事情可真是壞了久了。

                  人出生後頗有幾年◤,對大擁有無數財富自然的美麗是無感無覺的——朗日流雲、明月清風、茂林修竹、紅花碧草、鶯啼燕語,我們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好在,隨著我們長大,這一切會悄然改變。到底是哪一年哪一刻,我們突然與大■自然“靈魂相認”的?整個過渡的細枝末節如謎一樣,我們完全說不清楚。只能說,人生亦有四季,一旦到如果不是了時候,人與自然會同ㄨ時向著對方張開雙臂。

                  但今天的情況可能又有一個小小些不同。我發現,這個過渡,現在有的人已無力完成,更令人擔心的是,有的人根本不想完成。我註意到,現在年輕的作家大都一頭紮到故事裏,在他們♂的筆下,很少找得到大自然的身影。更為突出的現象是,他們想象的能力遠遠優於回憶的能力,特一定要收取何林大吼起來別擅長天馬行空。而在有限的回憶文字→裏,自然常是被忽略、輕視和刪除的部分。

                  不止是年輕一代。也有一些年齡稍長者,他們與自然的接觸,也都隔著一個手機屏@幕。他們的感覺同他們的身體一樣足不出戶,習慣於面對“二手自然”——這是一種被過濾、被改寫、完全虛假化了的自然,它有時與自然々毫不相幹。

                  我有個親不好戚,人在江浙一帶生活了十幾個年頭,前陣子決定回來定居。早年習字的時候,他最常寫的就是王安石的《登飛來峰》:“飛來山上千是jīng神力尋塔,聞說雞鳴♀見日升。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王安石這首詩寫得真是霸悍。飛來峰,不過□是一座海拔不到200米高的山。但這有什麽關系呢?王安石當我們然可以這麽寫,他也有資格這麽寫。

                  我問這個樂於宅在家裏的親戚:“趁歸期還有一段時間,你身在讓北方人眼饞得不行的南方景區中心,何不∮再四處逛逛,名勝都去過嗎?比如近在咫尺的飛來峰。從我這兒再回去那可是太貴啦。”他說:“還真沒去№過,也不想去,以後再說吧。想來,隨時可以坐飛機來 搖了搖頭呀。”

                  小弟建勛有一首詩叫《那些草》:“在鄉下,那些草,都是/我的親人,弓下身,腳踝迎著/時光的刃,斬草/而不除根。在田野,風吹草低/草的空曠,搖響大地的空曠/一棵草在田壟的孤獨,就是一個人/在人群▲的孤獨/在醫院,病床上的爺爺/慢慢褪盡了綠色/只剩下一副柔軟的骨架/他說他』看見了/一把鋤頭,從銹跡裏/探出芒,正在切割他/剩余的疼。語言的磁性/從床中移到床頭/父親和我/像兩棵草,無助的根須/用⌒ 葉片裏的水/緊緊握著。”

                  詩人沒有寫“那些莊稼”,而是寫“那些草”,他暫時∏離開農業離開秋天離開實用主義,以生命對生命的尊重,一往情深地與草對望。草無疑有著更多的數量,如果它們與莊稼比肩站在一起,人∮們很容易做出取舍。就是鄭云峰低聲沉吟這些被輕忽、被摒棄的草,在詩人看來同樣也是一種奇跡,同樣也可以同人類≡痛癢相關、彼此照耀。詩人如果沒有與草的惺惺相惜,就不會有這〓首《那些草》。

                  如果中斷了與大自然的血脈連接,我們就再也回不到叢林裏。如果真有一日被社會放生,復返叢林,我們會有太多的不適應,會紮不◥下根須,在大自然裏我們已無法長 啊生生久生存。

                  我們癡迷於制造機器,先是奮力把機器發明出來,接下來就埋▂頭鉆研怎樣才能對付得了它們當中的某個或某些成員。未來↑的我們,是作為智能機器的人,還是作為人的智能機器?也許有一天,真反觀千仞峰倒是有些士氣低落的會人機難辨。若機器真有了人的智慧々々,或者人只剩月牙形胎記展露出來下機器的靈魂,都是非常可怕的。

                  這時,就唯有大自然能拯救我們。

                  目前,稻田公園還只是一@ 塊警示牌。

                  如果有一天,真到了到處都亟須專門安排一座稻田公園的時候卐,當我們伸出手,大自然也伸出手,卻已壓根兒觸不到彼此的指尖,更不要說接下來的◆相握和擁抱,那種情景該是多麽可怕。

                  今天,路上早已有了由來已久的困惑:請問,去稻田公園怎麽走?

                  然後,一定還有一句追問:稻田公園,距離稻︻田到底能有多遠?

                作者簡介

                姓名:林超然 工作單位:

                轉載請註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到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卐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誌社簡介|關於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